旅游动态
当前位置:首页
 > 政务网 > 工作动态 > 旅游动态
清明时节雨纷纷,历数绍兴古代名人坟墓,你知道几个?

发布日期:2018-04-02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市旅游委员会,市政府部门字号:[ ]


  来绍兴游玩,大禹陵自然是不能错过的一个著名景点,这也是咱们绍兴本地的一个品牌,每年春天祭禹,声势很大,类似于中原的祭拜轩辕黄帝。大禹陵在绍兴城南,会稽山脚下。《山海经·海经第八卷·海内东经》曰:会稽山在大越南。意思是,会稽山在越国的南边,即今之绍兴。这是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山脉,关于“会稽”两字,史书记载,大禹治水有成,乃汇集诸侯于此,考察诸侯功劳,论功行赏,是为“会稽”之意。大禹在此娶妻、封禅,最后归葬于此。大禹的妻子曰涂山氏,著名的“三过家门而不入”的故事,就发生在这边。山顶立有大禹巨型雕塑,算是地标性建筑,站在山顶俯瞰绍兴城,也十分壮观!

  关于大禹陵,有人认为这是一个传说,当然也有有力的佐证,大禹陵之下,有一村落,名叫禹陵村,村里的主要姓氏,曰“姒”。这是一个很古的姓氏,属于上古八大姓之一,大禹便姓姒。目前全国姓姒的人,主要集中在这个禹陵村,他们是大禹正宗的传人。
  在印山越国王陵和徐渭墓东南方向不远,在兰亭洪溪附近,便是明代大儒王阳明的墓。近年来,王阳明的学问,渐成显学,王阳明墓,也渐次为人所知。王墓始建于明嘉靖八年(1529年),清康熙、乾隆年间曾多次修葺。乾隆四十九年(1784年)高宗弘历南幸,作过一次修缮,御赐“名世真才”题额并建四柱冲天式石牌坊于墓前。
  王阳明出生于余姚,当时隶属绍兴府管辖,绍兴城内有王阳明故居遗址,因王府在建成之日,便遭火灾焚毁,是以王阳明终究未能入住。当你去这吊唁时,也会发现墓前还有别人献的花,可见吾道不孤。
  宋六陵也称为“攒宫”,得名便来自陵寝之意,因为宋朝南渡后,帝、后茔冢均称“攒宫”,表示暂厝,准备收复中原后迁葬河南。可惜终未收复故国,自高宗以下,一共六位帝王,终于埋骨于此,故称为“宋六陵”。此地古已知名,明代袁宏道便写有《宋六陵记》,其中说:“六陵萧骚岑寂,春行如秋,昼行如夜。”惜乎历代盗墓猖獗,加之沧海桑田,宋六陵目前地面建筑全无,唯有山川寂寂,是历史的见证。 
  陵寝所在,四面环山,唯一的交通道路穿越一大片茶园。夕阳已下山,暮色四合,宋六陵就这样掩埋在茂密的茶树林下。唯一可以看出这里有奥妙的,是一丛丛突兀、奇高的古松。在绍兴,这样的古松只有两个地方可以见到,就是宋六陵和木客大冢。那些古松拔地而起,树龄均上百年,高可有二十多米,和低矮的茶树映衬,更显得夭矫。不过,陵墓嘛,就应该这样,荒烟蔓草,暮霭四合才有气氛。设想一下,夕阳昏昏,归巢的暮鸦在天边盘桓,加上凉风穿旷,松涛呜咽,如诉如泣。真所谓“萧骚岑寂”呀。
  文种为一代良相,辅佐勾践复国,至今绍兴城内传颂文种的故事。文种死后,勾践把他葬在了绍兴的府山东北。历时两千年,文种墓早不复当年样,如今的文种墓是在原址上复建的,墓前有一碑亭,单檐歇山顶,亭内立一通墓碑,正面上刻“越大夫文种墓”,背面刻《重修文种墓碑文》。 
  在府山公园里,还有革命烈士墓,一起缅怀先烈,不仅是自古以来的传统,更是一种对英雄精神的学习与传承。
  马臻,字叔荐,东汉永和五年(140)任会稽太守,主持创建鉴湖工程,使山会沼泽平原一跃成为“江南名郡”。马臻以生命铸就了喷薄天地、壮怀激烈的治水伟绩,构筑成大禹精神传承下的恢宏篇章。
  对于绍兴之贡献,亦不亚于大禹。开鉴湖,治水患,乃有后代的八百里鉴湖,乃有绍兴的鱼米之乡。李白曾说过,我欲因之梦吴越,一夜飞度镜湖月。诗歌是我们的翅膀,我们籍以穿越千年。

  绍兴是越国故地,是以简称为“越”。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历代流传,以至于成为绍兴精神的重要组成。勾践迁都之后,越国之地徒留传说。但勾践的父亲允常之墓,留在了绍兴。木客大冢,就是勾践父亲的陵寝。《越绝书》记载,“木客大冢者,勾践父允常冢也。”
  木客大冢,官方称为印山越国王陵。位于如今的兰亭对面,公路车行约20分钟即到。1996年,因盗墓严重,政府决定抢救性挖掘,是以印山王陵得见天日,传说了千年之久的木客大冢,终于揭开了面纱。
  木客大冢是令人惊叹的。允常的棺木乃一根独木所造,可惜发掘时,尸骨已不翼而飞。填筑和防腐措施上十分科学和讲究,墓室上首包有约140多层树皮,20多厘米硬的树皮外再填筑着1米左右厚的木炭层,然后,整个幕坑用大量青胶泥填筑。墓室坑底还铺垫着一层1.65米厚的木炭。而墓坑之上,在发掘之前是一个长70、宽35米、高10米的椭圆形封土墩。正是这层层屏障,才使这座独木巨棺历时近2500年基本完整地保留下来。
  与印山王陵相隔不远,步行10分钟,便到了明代怪杰徐渭的墓园。徐渭一生落魄,才华横溢而不得其志,如他诗歌所言:“半生落魄已成翁。”故居在绍兴城内,逼仄的一方天井,三两间小屋,名曰青藤书屋,可见一生穷困潦倒。徐渭乃在堂前手书一副对联“几间东倒西歪屋,一个南腔北调人”,自嘲自谑,里面有深沉的哀伤。后人知其才华,常以之比作梵高:才华是等量的,痛苦也是等量的。多年之后,有袁氏三兄弟,读徐渭逸文,夜半惊呼,惊为天人。而另一个叫郑板桥的人,则刻了一方印章,上书六字“青藤门下走狗”。
  在这里还可以参观徐渭纪念馆,里面陈列着徐渭的一些书法和国画作品,以及关于徐渭的一些书籍。最后用徐渭先生一首自作诗来形容其一生:半生落魄已成翁, 独立书斋啸晚风。 笔底明珠无处卖, 闲抛闲掷野藤中。

 

 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